35.7K

最根本的菩提心

 

       坐了一夜火车,匆忙从岳阳赶回怀化。不是财宝,不是佳人,更不是丰厚名利在等我,而是比这些更宝贵的东西——我生生世世的依止处、我的慈悲上师唐巧奥萨堪布。
 

 
       那是农历08年末,在岳阳准备过春节。打电话与上师聊天,上师开心地告诉我:“洛桑扎西,我过完春节,初六就来怀化看你们。”我说:“上师,我们学校要农历十八才开学!”上师说:“没关系的,我可以等你。多久都可以的!”
       当时我便想哭了,慈悲的上师为了等我这个罪孽深重的弟子,可以在怀化呆12天!历来只有弟子恭候老师的道理,而我那慈悲的上师却说:“没有关系的,我可以等你。多久都可以的!” 罪孽的我终于在农历十一的早晨提前踏上怀化。
       在宁玛拉姆师兄家终于见到久违的上师。还是慈悲的笑容,亲切的问候:“洛桑扎西,扎西德勒!”我在上师面前跪拜如仪,泪如雨下!
 
       上师一刻也没停止过弘法利生事业,因为前段时间过于劳累,再加上怀化天气比较冷,上师感冒了。我去的时候上师座前放着一碗中药。我和宁玛拉姆师兄都十分懊恼,没有照顾好上师。每次上师都对我们说:“没有关系的,不是你们的错,是我没有看顾好自己。”

       师喝完中药后,遣退侍者和其他师兄,听完我这段时间的修持后,对我做了开示:
       “洛桑扎西,你最近的修行很好,我很高兴。你能够诵经持咒,很好的修行,很不错。
       但是很多时候,大乘佛子修行的根本并不是在于你修持的禅定有多好,念诵的经咒有多少,而在于有没有从内心真正发起殊胜、根本的菩提心,也就是利益众生的菩提心,那才是解脱的根源。如果一个人内心没有菩提心,那么他就不能够算一个合格的大乘佛子,即使再努力的修持也没有什么功德。
 
       以前有过这样的教证:
       无著菩萨在鸡足山精进修持弥勒本尊法,六年期间历尽千辛万苦,结果连吉祥的梦兆也没有出现。他想:看来我现在是修不成了,便心灰意冷地下山。途中受到一个磨铁棒的人的启示,返回原处又修持三年,可是仍然没有出现丝毫验相。他想:看来我的确不能成就了,再度起身下山。受到一个人以羽毛拂石的启示,无著菩萨再一次返回原处,又修行三年,还是连祥兆的梦也没有出现。他万念俱灰,下山。途中看到路边有一条母狗,整个下身糜漫着许多小虫。无著菩萨对它生起了难以堪忍的强烈悲心,他割下自己身体的肉施给那条狗,接着想要清除它下身的小虫。心里思量:如果用手抓,可能会捏死小虫,应当用舌头舔。但狗的整个身体已经腐烂,充满脓汁,实在是舔不下去。于是他闭上双眼,伸出舌头,结果舌头没有接触到狗的身体,而是触到地面。他睁开双眼一看,母狗不见了,弥勒菩萨金光灿灿地出现在面前。无著菩萨说:“您实在是一点也不慈悲,我修持您那么久也没有见到您的尊容。”
        弥勒菩萨说:“不是我不露面,实际上我与你从未分离过,是因为你罪孽深重,看不见我而已。后来你经过十二年修行使罪业稍微减轻,只看到这条母狗,现在由于你生起了大悲心而使业障无余清净,才真正见到了我。如若不相信,你将我扛在你的肩膀上,显示给众人看。”于是,无著菩萨将弥勒菩萨扛在右肩,到集市上去,他问人们:“我的肩上有什么?”人们都说“什么也没有”。只有一位罪障稍微清净的老妇人说:“您的肩上有一具腐烂的狗尸。”
 
       所以,我的弟子洛桑扎西,你应该要知道一个正信的佛教徒,应该从内心真正生起大悲无伪的菩提心。无著尊者也正是因为对那只母狗生起了大悲无伪的菩提心,才面见了本尊,得到了清净的传承。你们也应该如此才是!
       我的弟子洛桑扎西,你应该要知道菩提心最为重要的是要生起,如果没有如理如法的生起菩提心,而只是将它作为口头禅一样的挂在嘴巴边上,那是没有任何意义的事情。所以我们应该通过认真如法的修行,从内心当中生起大悲无伪的菩提心,没有比这更加殊胜的法门了!
 
       我的弟子洛桑扎西,你应该要知道发菩提心是最根本、最殊胜的修持。其他所有积累资粮、净除业障、观修本尊、念诵咒语等等一切修法通通也都是是为了自相续生起菩提心的方便方法而已,如果相续中生起了这颗菩提心,那么修持任何法全部都成了获得圆满佛果的因。如果你仅仅只是生起了大悲无伪的菩提心,而什么其他的法都没有修,即使如此你的功德与福德也会很大的。但是一个真正生起大悲菩提心的人,又怎么可能会忍心让众生在无边的苦海中沉沦呢?
 
       我的弟子洛桑扎西,我们不管在何时何地必须要通过多种方便来修学,想尽一切办法使自相续生起独一无二的这颗菩提心。你要知道大悲无伪的菩提心是一切善法的根本,是一切智慧的根本。只有拥有了大悲的菩提心才能够真正地契合了解诸佛菩萨的密意。
    所以,我的弟子洛桑扎西,你在将来应该要认真修行,生起大悲的菩提心。我会传授给你五加行,我希望下次见你的时候,你已经生起了大悲无伪的菩提心。”
 
       听着上师的教诲,仰望着上师,拨开了浓厚的乌云,仿佛那洁净温暖的阳光照在一个无衣贫寒者的身上。上师用他那洁净慈悲的行为告诉我什么是真正的菩提心,也带领着愚昧的我向着这洁净的心灵走去!
 
 
      广州卓玛师兄看此文后感言: “没有关系的,我可以等你。多久都可以的!”上师真慈悲啊,无始劫来,上师等了多少世啊,真的不管多久,上师永远都在等我们!
      而上师这利生的慈悲心,却是真真实实地感动着我。上师曾对我说:到怀化是最开心的事。我问为什么,我觉得怀化只是一个小小的城市,学佛的人也不多,正信佛教徒更不多。上师说正是因为如此,所以他才觉得到怀化是最有意义的。上师说这里的人信佛的很少,而正信的人更少,所以,这里的人十分可怜。而上师年少的时候也发愿,到听闻不到佛法的边地,为听不到佛号的众生传播正信的佛法。
     所以,上师见到怀化的弟子特别欢喜,他说,你们就像那可以燎原的希望之火。如果有一个很好的地方祈请他去,他不一定想去,但如果是去怀化,可以利益那些很难听到佛法的众生,他一定会去。
                                                         
                                                                                                               ——湖南 洛桑扎西2015年恭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