拖着疲乏的身子,一头砸进藏地的阳光里。走的时候,北京冷,成都热;回来的时候,藏区冷,北京热。一路上,从海拔59到4200,春夏秋冬四个季节一下子过了个齐活。2012年8月24日——8月25日,回程路线。卡昂,达卡乡,吉卡乡,壤塘,马尔康,米亚罗,理县,汶川,映秀,都江堰,成都。
不过精彩才刚刚开始,我们是带着爱来的啊,在校长与志愿者的精神倡导下,在网友们和各部门的殷殷祈盼中,我们一路颠波不流泪,持续保持可爱与阳光。借黎叔的原话:这么远的距离,这么烂的路,这么重的货,没有掉一颗螺丝,简直就是奇迹。其实到了这里,才明白我们的傻劲和所有的奇迹都是源自这里的阳光与可爱,是这群孩子,把各种奇妙的缘份都聚在一起,聚在卡昂。
我住的是十人间,在这里我算老大姐了,好多年轻的小妹妹只身一人出门旅行,大多是要去川西或西藏的,或是从那遥远的方向回来的。其中有2个小妹正在休整中,说准备骑行到拉萨,我简直羡慕嫉妒得要命,但一点都不恨,非常欢欣,在这些姑娘们身上我看到许多我们这一代年轻时不曾有过的勇气和希望,还有智慧!
卡昂寺位于青海果洛洲班玛县境西北部(三江源头)的达卡乡,至今已有500多年历史,是宁玛派噶陀金刚座(十万虹化之地)的400多座分寺之一。达卡乡地处偏僻,迄今为止不通水电、电话,居民生活贫困。许许多多正值学龄的儿童因经济原因一直无法接受教育。同时,当地尚有众多失去父母、非常可怜的孤儿正处于流离失所、彷徨无助的困厄苦难中,情况令人非常担忧。
到了第二天形势已经非常清楚了,两位医生肯定看不完所有的病人,必须残忍的劝走一部分病人,但是他们每个人都盼医生盼了不知道多少年,劝走谁都不对。到了下午,给医生吸的氧气袋开始告急,雪梅好像已经闻到危险的味道了。我听到她在电话里面吼:你们是要医生死在高原上吗?但是村民们通过堪布非常恳切的跟我们说,我们这里没有医生,我们看到医生上来太感激你们了,希望你们可以多留一阵……谁也无力去拒绝他们。
其实如果自己不难,怎么会知道别人难呢?我现在明白了很多,以前总是怨天,怨命的,其实是上天让自己在不好的日子中磨自己
  • 首页
  • 上一页
  • 1
  • 2
  • 3
  • 4
  • 5
  • 6
  • 下一页
  • 末页
  • 63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