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一年,我在彷徨中行走,摇摇欲坠,没有人知道,我走过了多少的泥泞,那一年,我在伤痛中独行,决绝无望,没有人知道,我哀伤的背后不再有泪水,就是那样的日子,就是那样的记忆
每一个音符,每一句法语,都直入心灵,仿佛要勾起久远劫的回忆。可是真要费尽心力去找寻时,才发现,一切空空如也。心灵是如此的空寂清灵,如魔法般,迫使我们喧嚣躁动的灵魂,渐渐趋于平静,平静过后是空旷如初的广垠。在这样的寂静中,聆听您观音菩萨的大悲呼唤。。。
——感恩腾确大恩上师我如忐忑的兔子一般站在庄严的法门下,经历了无数善缘的累积,缘遇上师,第一次看见您,内心无比的亲切和欢喜,如同遇见了至爱的亲人
心灵,在极度疲惫下无以扩张却还要扩张,我竭力想要休憩一下。也许是想暂时逃避一下都市中处处的压力与束缚,也许是想正视心灵深处一次次的精神呼唤究竟是来自何种的起心动念,也许是想检验那片神奇的土地究竟能否承载肤浅卑薄如我的生命之轻?
通过《心路之———信敬心》,我发现写作、刊登至少各有一个好处:写作,可使原本抽象的思维变得具体,原本模糊、杂乱的想法变得清晰、条理;刊登,可受到各方的指正、教导,便于从中获益。为进一步获得如是利益及其必要,现今我将自己的修行过程、内容付于文字,予以刊出。
  • 首页
  • 上一页
  • 1
  • 2
  • 3
  • 4
  • 5
  • 6
  • 7
  • 8
  • 9
  • 10
  • 末页
  • 1060